元宝娱乐下载-北京房租2008年以来首次下降:中介便衣带看 下半年是涨是跌?

  北京房租2008年以来首次下降,中介便衣带看,下半年是涨是跌?

  来源:中国经济周刊

  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李慧敏 | 北京报道

  “现在的租房业务只有以前的一半多些。”链家一位房产经纪人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。

  7月19日,北京市应急响应级别由二级调至三级,但北京的租房热度并没有随之恢复往日的火爆,租房成交量仍然低迷,房租价格整体上出现下降。

  两居室租金下调明显,有房屋两个月租不出去

  在朝阳区某高校旁边小区居住的小梁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她去年毕业时租住到该小区,以月租金3800元的价格租了一个带独立卫生间的主卧,近两个月来,她不时看到租给她房子的中介推出该小区的低价房源信息,无论主卧还是次卧,降幅都在三四百元,整租降幅更大,且还有免中介费、押一付一(北京租房支付方式一般是押一付三)等活动。小梁一度很心动,想换一间便宜点的屋子,但想到一年租期到期后,租金有可能就涨回来,还要支付现租住房屋的违约金,以及搬家的时间精力成本等,遂放弃换房的想法。

  张女士在大望路附近的一居室,前两个月租约到期后,她按以往惯例调高了几百元、报价5000多元再次出租,然而在中介挂出去已经两个月了,仅有两次客户要求带看,其中还有一次因为疫情小区封闭管理,没有成行。

  店址位于东三环的上述链家房产经纪人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目前他们的业务量只有以前的一多半,所在区域房租出现明显下调,其中两居室的房子租金下降明显,普遍下降四五百元,以前月租金约6500元的两居室现在价格约在6000元,以前月租金7000元的现在约在6500元;普通的一居房租价格变化不大,顶多降一两百元,但精装修一居租金降得多,以前月租金6500元的一居现在租金只有5700-5800元。

  58同城、安居客近日发布的《2020年6月份一线及新一线城市租房趋势报告》显示,一线城市租房市场热度降温明显,北京租房热度环比下跌最为显著。

  近几年来,北京的房租,不断节节拔高,每次租约到期,租户总会面临房东涨房租的烦恼。而北京上一次房租普遍降价,还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。

  中介便衣带看,疫情是下跌直接因素,涨跌博弈刚开始?

 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北京的房租最近的确跌了,这个都能感觉到。原因主要在于疫情影响大,新增需求基本没有了,还有就是过去几年长租公寓透支了市场,房租涨幅太大。

  租房市场的旺季一般在春节之后的两个月,以及毕业季的5、6、7月份。

  但今年因疫情因素,春节后市场直接被冰冻,毕业季随着学生返校,本有望回补一点,但因为北京6月中旬的疫情反复,市场再次凉凉。

  上述链家经纪人表示,最近几乎没有毕业学生来租房。此前疫情严重的时候,各小区管控都很严格,进不了小区带看,随着疫情缓和小区逐步放开,他们可以登记进入社区,但为了不惹眼,一度他们都是穿着便衣去到社区。而此前,北京房产中介人员一般工装标配是穿白衬衫或西装。

  不过,下半年北京房租价格走势还存在不确定因素,博弈似乎已出现。

  张女士向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上述出租房租金价格可以降一点,但不会降很多,宁可空着,等一等行情变好,也不会低价租出去。

  有这种想法的业主并不在少数,上述链家经纪人也谈到,租金价格应该不会再降,再降的话,不少业主宁可空着不租了。

  有专家表示,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毕业生及其他流动人群租赁需求逐步释放,预计七八月份国内住房租赁市场有望企稳回升。

  不过,张大伟表示,下半年北京房租价格不太可能恢复以往上涨的势头,“下半年市场供应还会进一步增加,此前租金价格也已透支了市场,租金基本已经到了最近几年的顶部,除非人口再增加,否则租金是起不来了。” 

  “大量供应都在路上,2017年以来,北京供应了大量的住宅用地,其中有租赁房,也有共有产权限竞房,大约20万套,这些基本都在2020年下半年交房。”张大伟谈到。

  从需求端来看,数据显示,2017年,北京常住人口出现20年来首次负增长。常住人口2170.7万人,比2016年减少2.2万人。

  此外,据诸葛找房数据,2019年上半年,北京一居室租金收入比高达89.5%,合租房租金收入比也达到46.2%,显示租金压力已较大,未来上升空间有限。有分析认为,在P2P等金融泡沫消退,TMT受外部环境冲击,以及互联网红利向小城市下沉等形势下,支撑高房租的高收入者数量在减少,这也是这次疫情影响下租房市场反应强烈的原因之一。

  部分北京租房人转移到京郊?

  燕郊,距离北京东部城区最近的河北区域,与北京国贸的直线距离只有20多公里。

  尽管疫情对燕郊租房市场造成的影响也不乐观,但与北京的情况有所不同,该地区似乎承接了一部分北京租房人的转移需求。

  燕郊北部城区一位房产经纪人小刘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表示,3月份以来,尽管疫情下燕郊北京通勤十分不便,但是却有不少原来居住在北京的人来到燕郊租房子,尤其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人多,租住二居、三居房屋的为多。

  小刘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有租客对她说,原来在北京租一个两居室,要花五六千元,而在燕郊只花了不到2000元,在北京一个月的租金,差不多够在燕郊住三个月。

  小刘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说,她所在门店覆盖的小区,租金价格与去年相比并没有下降,装修好点的两居、三居房子还涨了二三百元。

  燕郊当地另一家房屋中介员工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疫情以来,当地租房市场整体还是较低迷的,房屋位置、装修情况都是影响租金价格的关键因素,距离发往北京公交车站台近的房子,以及装修较好的房子价格相对来说要较高一些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何中夫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